• 推升碳價格,歐盟經驗大可借鑒

    2022-1-12 15:36 來源: 國際商報 |作者: 張 銳

    從年初開盤日的33歐元/噸起步,到年終收盤日站上90歐元/噸的歷史最高價位,歐盟碳市場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演繹出了一段激情飛揚的行情,相比之下,國內碳市場一年僅上漲13%,“?!睔饴燥@不足。資料顯示,歐盟碳市場已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強制性排放交易機制,被視為全球碳定價的風向標,其價格不斷走高的背后有著值得借鑒的成功經驗。

    在全球所有控排與減排工具中,碳市場是最重要的力量,而碳價格又是碳市場的核心風向標,并且實際過程中碳價格的走高意義非常重大。高碳價意味著企業碳排放的高成本,那些重排大戶要想超標排放就必須花大價錢從市場上購買到碳配額,而不是想排多少就排多少,由此便可倒逼更多企業更好地進行自我減排,比如增加內部碳減排的設施投資等,因為只有這樣,企業的最終所得方可大于購買碳指標的總體所失。同樣,那些自我控排與減排做得好的企業由此多出來的碳配額指標因為碳價的走高而大幅增值,乃至通過交易最終獲得的收益也可抵消或者超過前期為減排而投入的成本,也就是碳交易所得要大于碳設施投資的總體所失。長此以往,就會有更多的企業愿意自覺減排與控排,人類碳中和愿景便可如期實現。

    的確,碳價的升降有著自身的市場規律,目前全球已建成的碳交易系統達24個,其中歐盟、新西蘭、美國加州和韓國四大碳市場運行較為成熟,但即便如此,幾乎所有國家和地區碳價格都走得異常艱難與崎嶇,直至今日許多市場的碳價還是不溫不火。同時,即便是做得較為成功的歐盟碳市場,碳價的總體運行過程也是一波三折。2005年上線交易首日,歐盟碳價格為20歐元/噸,國際金融危機時期,碳配額需求急劇萎縮,碳價一路降至只有7歐元/噸;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歐盟碳價格再次被打到15歐元/噸之下。不過,面對碳價格的起落顛簸,歐盟總是以足夠的耐心在政策層面做著持續性改進,最終讓碳價終于回升到目前的歷史高位,同時也是全球最貴的碳價格。

    首先,多層次交易平臺制造了歐盟碳價上漲的內在動力。與全球其他國家與地區只有一個或者為數不多的碳交易平臺完全不同,歐盟擁有歐洲氣候交易所、歐洲能源交易所、Climex聯盟、綠色交易所以及被收購但依然獨立運行的Nord Pool等五個主要碳交易平臺,五大交易所在職能承擔上錯位發展,同時又互相連接,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碳配額可以在平臺之間自由流動與轉讓,由此更容易讓市場發揮價格發現功能;此外,也正是眾多交易平臺優質與完善的服務供給,使得歐盟碳交易量和交易額長期高居全球首位,而活躍的交易量則是成就價格上行的最重要動力。

    其次,多元投資主體制造了碳價上漲的托舉力。對于一個功能健全的碳市場來說,僅有交易平臺但沒有參與者的積極參與,也只能是一個好看的花架子;另外,讓政策框定的企業參與碳市場,某種程度上也只是發揮了碳市場的融資功能,如果沒有投資功能,不僅碳市場的結構不完整,整個市場也不會產生較為樂觀的交易量與活躍度。正是如此,歐盟碳市場特別注重從融資與投資兩端為眾多投資者參與市場提供支持,由此培育出了多元化的投資主體陣容,其中既有企業交易主體,也有自然人交易主體;不僅有機構組織參與,也有個人參與,眾人拾柴火焰高,人潮涌動之下碳價焉有不漲之理?

    其三,豐富的交易品種制造了歐盟碳價上漲的牽引力。歐盟碳市場既有現貨產品交易,也有標準化減排期貨合同產品,同時還有圍繞著碳產品以及各種追蹤歐盟排碳配額期貨的基金等零售產品,其中目前歐盟碳期貨交易量成交規模為現貨的30倍,充分發揮了引導投資者的市場預期作用。對于一些碳排放企業,除了借助現貨市場解決自己碳配額供求問題外,也能通過參與期貨市場的做多或者沽空交易來獲利,同時實現風險的對沖;對于投資銀行、對沖基金、私募基金以及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而言,參與碳市場交易不僅可以豐富自己手中的金融產品,而且開辟了一條新的財源。各路資本人馬將碳產品作為理想的投資對象,巨量資金在碳市場集結,碳價不斷獲得空中加油的力量。

    再有,市場穩定儲備機制(MSR)制造了歐盟碳價上漲的推動力。為應對需求側壓制和配額過剩對碳價形成的沖擊,歐盟每年發布截至上一年底碳市場的累積過剩配額總數,然后將過剩配額總數的24%轉存入MSR,實際操作則是在年度配額拍賣量中減去相應的數額,比如截止到2020年底歐盟累積過剩配額總數14.2億噸,那么下一年度配額拍賣將減少3.4億噸,也就是2021年的拍賣配額比當年年度配額拍賣總額少了四成,由此向需求方傳遞出配額遞減與稀缺的信號,從而制造出碳價上漲的預期。

    同時,“限額與交易”原則制造了歐盟碳價上漲的作用力?!跋揞~與交易”原則是指在污染物排放總量不超過允許上限的前提下,內部各排放源可通過貨幣交換的方式相互調劑排放量,且該上限會逐年降低,最終實現減排目的。原來歐盟打算碳排放配額年度遞減率自2021年起由原來的1.74%升至2.2%,但考慮到2.2%的年度遞減率無法幫助實現2030年氣候目標,因此將限額遞減率提升至2.6%,碳配額供給小于需求的格局由此被進一步強化,反映到碳市場上碳價便獲得了上行的動力。

    此外,碳稅制造了碳價上漲的助推力。碳稅與碳交易是歐盟碳市場的兩個重要支柱,除了覆蓋一切二氧化碳的重排放行業外,歐盟的碳稅機制還比較健全與完善,部分國家對不同燃料來源的排放實施不同稅率,同時超額排放與依規排放的稅率也完全不同,而從碳稅出臺至今歐洲各國碳稅整體呈上升趨勢。作為歐盟碳排放交易體系的有力政策補充,碳稅力度的加大,必然將更多的碳排放企業倒逼到碳市場中來,由此充實碳市場繁榮與碳價走高的微觀基礎。

    最后,調高目標制造了歐盟碳價上漲的刺激力。去年歐委會將2030年氣候目標從40%提高到了55%,由于碳市場的配額總供給是由歐盟的總減排目標決定的,減排目標的提高必然會提高碳市場的減排力度和減少配額總供給。據歐委會發布的量化評估報告,在40%減排目標要求下,碳市場2030年減排力度為43%,而在新的55%的目標之下,碳市場減排力度大約會提升到62%~65%,也就意味著配額總供給下降得更多,由此引導碳價走高,而碳價的走高,意味那些超額減排并有富余配額的企業盈利增多,從而更廣泛刺激企業參與碳市場交易。

    (作者系中國市場學會理事、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經濟學教授)
    標簽: 碳價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亚洲最新无码中文字幕久久,无遮挡男女一进一出视频真人,老汉av